没2米进不了集训?中国男篮那些特殊球队

“以后没有2米就打不上中国男篮?”

“乔丹科比都入选不了集训队!”

“中国男篮又要拍屁股一刀切了!”

……

随着中国奥委会关于广泛选拔篮球大个苗子集训的通知公布的具体要求,规定“男子身高在2米(含2米)以上”,网上再引热议,或拍手叫好,或暂不表态,或高声叫骂,也或有不屑一顾。

进入5月以来,中国男篮在CBA休赛期开始了国家队集训,杜锋指导带领的一队在广州挥洒汗水,韩登教练率领的二队全部是00后,几名旅美球员远渡重洋异国逐梦。男篮好不热闹,虽然仍在丢失东京奥运会资格的低谷之中,但新的奥运周期,也算是一派欣欣向荣。

5月26日公布的这个通知,却突然捅破了天。

在讨论通知中的各种槽点前,要先说这种模式,在男篮国字号代表队之外另设队伍,这种人才培养方式绝非临时起意,实际上,很多人第一时间都想到了男篮历史上的那支“特殊身材体育运动队”,即特体队。

许多人会记得2009年宫鲁鸣指导带领的特体队,如今中国男篮的后场头号球星,辽宁男篮的当家后卫郭艾伦,那时候就曾在队中。郭艾伦的国青好友,后来的国家队老搭档,北京男篮的翟晓川也曾在集训。

特殊身材体育运动队,其实很好理解,从篮球运动出发,这是一项巨人的运动,即便是那些身高并不出类拔萃的后卫锋线,放在普通人群中往往也是踩着高跷扇扇子——大摇大摆。因此,储备特殊身材的篮球少年成了特体队的最大任务。

储备年轻球员其实是国家青年队的任务,特体队不是鸠占鹊巢?恰恰相反,在2009年亚篮联开启首届U16亚青赛,2010年国际篮联的首届U17亚青赛之前,国青男篮并没有设立长期稳定的U16以下各级国字号梯队。

2009年U16国青主力,正是以特体队球星为班底。

早期国青国少并不那么常态化,因此在90年代初特体队应运而生。1991年,辽宁的郭士强、北京军区的李楠(94年入八一)、前卫的陈照升、沈阳军区的赵仁斌(深圳赵义明的父亲)等人成为了第一届特体队的球员。

1993年,李秋平指导带领的第二届,最有名的便是八一男篮的“追风少年”王治郅,与他齐名的辽宁天才后卫金立鹏,两人在3年后的亚青赛上率队拿下冠军。可惜的是王治郅生涯已足够曲折,而金立鹏更是在19岁因心肌炎而离开CBA,直到24岁才在山东回归,辗转7支球队,35岁在广厦退役。

随着国青各级赛事的完善,国内青年联赛的丰富,1993年后特体队从江湖中隐去,直到15年后,时任篮管中心训练科研部部长的宫鲁鸣指导萌生重建的心思。当年宫指导经历了97年因个人事务辞掉男篮主帅和05年因此前的雅典兵败而被罢黜女篮帅位,站在球场边的教练变成了喝茶坐办公室的领导。

无论身居何位,宫指导的热血从未冷掉。

当他在2005年接过训练科研部后,开始对青训的诸多事项进行整理和优化,在2008年心觉男篮后备人才问题已迫在眉睫。其实和宫指导一样未雨绸缪的还有人们都非常熟悉的张卫平指导,早在2001年,他就提出必须建立成体系的国青梯队,随着申奥成功,U18国青建立,张指导则在2003年成立了包括陈江华、解立彬、孙明明等在内的奥运希望队。

奥运希望队、U18国青都在挖掘培养青少年人才,但显然还不够。于是,经过宫指导的谋划,特体队时隔16年在2009年重启,目标是“重点培养中国16岁以下篮球苗子”,不久U16国青为了备战首届U16亚青赛也正式成立。

24名球员,平均年龄16岁,平均身高196CM,特体队不但有郭艾伦、李慕豪、罗汉琛、朱旭航等后来的国青球员,还有现役吉林内线李安、天津内线潘宁、北京翟晓川、浙江吴前、江苏史鸿飞等人,如今离开CBA的广东高尚和王镤、浙江夏钰博、深圳何忠勉等等球员。

宫指导组织的这支球队,以中国篮球协会教练委员会秘书长、国家篮球调研组组长唐煜章为领队,主教练是崔万军指导,王德礼为助理教练。这三位中,唐指导长期关注青少年篮球和NCAA,非常鼓励年轻人留洋,而崔指导此前就曾在美国孟菲斯大学担任助教,王指导是唯一带领三支不同球队夺冠的CUBA名帅。

当年特体队的设定是以三年为周期,目标是为三年后的2012年伦敦奥运会甚至更长远的里约奥运会储备人才,三年里在联赛、青年联赛和其他赛事间隙中组织时间不等的集训,比如09年当年就有4期训练,而每期球员又可能不同。

随后的首届U16亚青赛,男篮一扫08年罢赛阴霾8战全胜夺冠。

再往后,郭艾伦带队,罗汉琛、翟晓川、王镤、朱旭航等人在2010年首届世青赛上拿下第7,创造了自1978年中国男篮首次参加世锦赛后,男篮国字号球队在世界大赛上取得的当时最佳战绩。不过,随着国青征战各级青年赛事固定下来,特体队和U16国青渐渐就融合了,也不再单独另设特体队。

特体队和国青在那些年的成功让篮管中心和宫指导等人心思大开,于是,在2011年趁热打铁,组建了一支叫做奥运16希望队,也就是国奥。从前文一路看来,再仔细琢磨一下这个名字,没错,2004年只存在了两年的奥运希望队和结束使命的特体队成组合了,而第一届国奥的班底正是那批国青球员。

国奥设立时的初衷就是在国青和成年国家队中间设立缓冲地带,培养和储备人才,提供高质量的训练和比赛,而且将前述几次尝试的优点保留下来,其一国奥介于国青和国家队之间,但不限制年龄,其二人员具备流动性,实际上就像是特体队多期集训一样,其三完成东亚运动会和亚洲锦标赛东亚区预选赛任务,分担国家队密集赛事的压力,锻炼年轻球员。

国奥男篮第一期里就有非常多耳熟能详的名字,除了当时受伤的丁彦雨航、李慕豪等人,北京常林、山东睢冉和吴珂、山西葛昭宝和邢志强、新疆俞长栋、八一许钟豪、福建赵泰隆、辽宁贺天举、广东董瀚麟、青岛李根等在列。

竞技体育是用成绩说话的,国奥在2014年由王怀玉指导带队征战亚洲杯,结果,拥有顾全、陶汉林、王子瑞、段江鹏、可兰白克,还有年轻的周琦等人,熟料最后战绩只拿到第4,一时间球迷声讨,压力不小。宫指导第三度出山接手男篮,让国家队和国奥之间的人员流动更为频繁,这也是他此前一直以来的期望。

为中国男篮建立更广大的人才库,这才是所有尝试的初衷。

国奥此后存在很多年,但随着姚明改革,男篮实行红蓝两队,人才库建立,国奥的任务逐渐被稀释,随着疫情到来,国奥已无处寻踪。在疫情下,男篮一队和二队加起来也不过寥寥32人名单,加上增补3人,也只有35人,再加上国青放弃大赛,储备长期人才的任务显然执行不够到位。

就在这节骨点上,一纸关于选拔大个苗子集训的通知出现了,很显然这和当初的奥运希望队、特体队有相同点但又不同。相同之处就是在现有的国字号各级梯队之外扩充人才库,储备人才,不同之处,这次明确要求是大个子集训。

出发点当然是好的,不管是何种类型的集训队,只要其目的是在为男篮未来而努力,为年轻球员提供机会,那么方向就是对的。许多人喜欢挑刺,动辄将体制问题摆在面前,可或许正因为他们所说的问题,我们解决问题的方式才很难像他们所想的那样,有一个完美的方案从天而降。

在重重问题之下愿意如宫指导那般做点实事才更显得可贵,即便腹黑些,将集训视作某些在位官员打造的政绩,既然功劳总是要许人的,许给做事的人又何尝不可?

话说回来,此番集训槽点当然不少。

让很多人不能理解的是将身高作为集训推荐的第一门槛,目力所及,这样的篮球集训方式还是很少见的。篮球的确是巨人的运动,培养内线也是顺理成章,但静态身高最多只是一个参考,在这个参考之下,跑跳能力、各项技术的学习和运用,动态层面所需要考虑的更多,如果只谈身高,那么NBA里那些矮个内线早就被淘汰了。

初衷虽好,可执行中只有方向没有标准化的程序,没有成熟有效的选拔机制,这或许也是中国男篮长期存在的问题。从国家队到CBA,从成年队到青少年培养,实际上我们仍然处在最初级阶段,从事青少年培训和选拔时球员的年龄、身高、特点等极度缺乏各类专业数据支持,而为了避免麻烦,依据经验判断设立门槛也就成了最快捷的方式。

不考虑年龄、骨龄、技术风格等,简单以身高作为推荐入选的标准,显然就如宫指导当年进篮管中心见到的那样,所设部门有名无实,各项规范并不实用,为图方便随意设置门槛。一晃那已经是十七八年前的事情了,而十七八年后,我们依然要重复这样的故事吗?

无论如何,肯为中国篮球做事总比大多数如我这般空喊口号要高出万倍,只是时间弹指即过,但愿不要过去十几二十年我们仍然只有梦想,那耗掉的不是看客的心思,是一代年轻球员的青春壮志。


posted @ posted @ 22-06-03 02:15  admin  阅读量:
900彩票平台,900彩票官网,900彩票网址,900彩票下载,900彩票app,900彩票开户,900彩票投注,900彩票购彩,900彩票注册,900彩票登录,900彩票邀请码,900彩票技巧,900彩票手机版,900彩票靠谱吗,900彩票走势图,900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900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