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风险加码 中小金融机构改革化险提速

  防风险加码 中小金融机构改革化险提速

  中小金融机构改革是今年金融业防风险重中之重。继浙江省作为全国省联社改革“第一单”揭晓后,广东省省联社改革方案日前浮出水面,地方省联社改革2022年有望逐渐铺开。与此同时,中小银行兼并重组热潮将在2022年继续,中原银行发布公告称,与洛阳银行、平顶山银行、焦作中旅银行订立吸收合并协议。

  专家表示,针对当前存在的不良资产形势较为严峻、股东股权结构不清等问题,下一步,中小银行改革化险将继续向纵深推进,支持资本补充、强化公司治理、优化股权等举措有望加码。

  省联社改革逐步铺开

  今年以来,已有浙江、广东两地宣布进行省联社改革,虽然广东省的具体方案尚待观察,但业内普遍认为,今年将成为省联社改革大年。

  在港上市的东莞农商行日前发布公告称,根据东莞市政府2022年2月15日印发的文件,经广东省政府同意,东莞农商行和普宁农商行的管理权从广东省联社整体移交至东莞市政府;并由东莞市政府委托该行协助管理普宁农商行。

  “主管机构调整有利于进一步深耕东莞本土市场,更好地服务地方经济发展。”东莞农商行方面表示。在此之前,深圳农商行、广州农商行、珠海农商行等银行管理权已由广东省联社交由当地政府。

  无独有偶,今年1月24日,浙江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公布了浙江省联社的改革方案,其将推动省农信联社改制为浙江农村商业联合银行,成为一家具有独立企业法人资格的地方性银行业金融机构。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任涛指出,省联社改革是农村金融机构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其目的在于理清省联社与辖区内农村金融机构之间的关系,提高其履职能力和水平。

  此前,金融监管部门相关负责人在公开场合多次强调,对省联社改革将因地制宜,不搞“一刀切”。今年的银保监会工作会议也表示,“一省一策”加快推进农信社改革。近期,多地发布《“十四五”金融业发展和改革规划》,大多数都提及“省级联社改革”。例如,江西省提出,支持农商银行扎根江西本土,坚守服务“三农”和小微企业,妥善化解风险,争取省联社改革列入全国试点。江苏省提出,积极推进省农村信用联社改革,进一步强化服务功能,全面落实农村商业银行经营自主权。

  谈及为何省联社需要“一省一策”,任涛表示,目前省联社改革初步探索出4-5种模式,每种模式均有可行性,但也都有相应的优缺点,考虑到各地经济发展水平不平衡、农信系统发展水平参差不齐、定位上差异明显、推进阻力与动力不同等因素,各地在推动省联社改革方面需要选择符合自身实际的模式推进。

  “在省联社改革之前,金融监管部门就已经在政策层面做好铺垫。从现在进展看,国内比较优秀的省联社已经开始进行相关工作,今年应该会有更多的省联社改革方案落地。”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任曾刚表示。

  兼并重组热度不减

  在省联社改革拉开序幕的同时,中小银行兼并重组热潮也将在2022年继续。银保监会2022年工作会议提出,持续推进中小金融机构兼并重组,支持加快不良资产处置。

  中原银行1月末发布公告表示,该行与洛阳银行、平顶山银行、焦作中旅银行订立吸收合并协议。根据吸收合并协议,此次吸收合并的对价为284.7亿元,均将以分别向售股股东发行代价股份的方式支付,约合每股2.14元。

  多地银保监局今年工作会议也释放信号,今年将继续加快中小银行改革,其中合并重组仍是重要选项。此前银保监会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推动村镇银行化解风险改革重组有关事项的通知》亦提出,适度有序推进村镇银行改革重组,支持引进合格战略投资者帮助收购和增资,以及强化对主发起行的激励约束等。

  分析指出,中小银行兼并重组主要是基于化险角度考虑,因此高风险金融数量多、辖内资产质量偏弱的地区应是主攻点。“整合和机制改革可以推动风险的化解和经营能力的提升。”曾刚表示,观察近期的一些案例,基本上中小城商行在合并的同时也都伴随着地方发行专项债资金来补充资本的过程,这些都能为中小银行未来的发展奠定更好的基础。

  业内普遍预计,中小银行合并潮仍将在2022年继续。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合并重组不仅可以帮助城商行实现资源集成与品牌提升,也能够助力优化当地金融资源配置,改善当地金融发展格局。除城商行外,农商行、村镇银行等中小银行合并重组的步伐预计也将加快。在这一过程中,需要地方政府发挥组织协调作用,但也需建立市场化机制。

  任涛认为,目前看我国高风险金融机构的区域聚焦特征比较明显,央行相关数据显示,辽宁、甘肃、内蒙古、河南、山西、吉林以及黑龙江等地区的高风险机构数量比较多,预计会在中小银行兼并重组方面有相应举措。

  中小银行仍是改革化险重要领域

  《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21》显示,央行在对4400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开展金融机构评级后发现,大型银行评级结果较好,部分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存在一定风险。城商行中10%的机构为高风险机构。而包括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农村信用社在内的农合机构和村镇银行风险最高,高风险机构数量分别为271家和122家,数量占全部高风险机构的93%。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指出,中小银行是我国金融体系重要组成部分,中小银行风险防范化解有助于夯实我国金融体系稳定,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同时,中小银行也是服务小微企业、三农等实体经济主力军,中小银行健康发展,有助于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中小金融机构的风险点主要集中在不良资产形势较为严峻、自我愈合能力偏弱、资本实力总体不强等方面。”任涛建议,政策应进一步发挥金融资产管理在中小金融机构改革重组、化解风险方面的作用,加大中小金融机构不良资产处置力度。也可以继续加大中小金融机构在资本补充方面的支持力度。此外,还可以通过改革重组优化中小金融机构的股权与公司治理能力。

  在董希淼看来,中小银行在股东和股权管理方面仍然存在股权结构有待优化、股东管理不够规范等问题。应当充分发挥董事会关联交易委员会的作用,对中小上市银行关联交易加强审计,提升关联交易信息披露的透明度。


posted @ posted @ 22-03-28 12:50  admin  阅读量:
900彩票平台,900彩票官网,900彩票网址,900彩票下载,900彩票app,900彩票开户,900彩票投注,900彩票购彩,900彩票注册,900彩票登录,900彩票邀请码,900彩票技巧,900彩票手机版,900彩票靠谱吗,900彩票走势图,900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900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