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来了!VC 职场图鉴:破立、自救、逃离、躺平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 狼 " 真的来了。

投资圈就像一个童话故事,隔三差五就有人公开喊一次 " 寒冬来了 ",犹如小时候听到过的《狼来了》的故事,童话映射现实,这一次 " 狼 " 真的来了。

自上而下,大佬们在寒冬之时,有人感叹,有人加强锻炼,有人强弩信心。

极限投资家经纬张颖 4 月 26 日率先在微博发出:" 加大自己兴趣爱好的时间投入,只为了保持自己心智的健康。这点比任何事都重要,也因此需要持续的尝试和探索。" 之后开启工作、生活双平衡生活。

易凯资本创始人兼 CEO 王冉紧随其后 " 今天上午,我就中国一级市场投资人目前的状态问了下我们战斗在一线的相关同事,得到了一些反馈,在这里分享给大家。整体上,保持基本正常的投资机构占比 20-30%,步伐明显放缓的投资机构占比 50-60%,剩下 10-20% 彻底躺平。"

"现在(投资节奏)慢一慢,从客观角度来说是不得以而为之的一件事,但从主观角度来说也应该那么来做。 当市场整个投资逻辑在发生重大变化的时候,实际上是应该重新审视,而不是延续以往的惯性向前走。 " 华兴包凡也站出来表示了一下看法。

" 岁寒三友 " 齐聚。大佬们表现出了 " 重整出发 " 的状态,基层 " 小弟 " 又该摆出何种姿态配合 " 演出 " 呢?

钛媒体创投家采访了多位投资机构工作人员,在这场周期风暴里他们表现各异,有人选择 " 再出发 ",有人沉迷寻找 " 下一个爆款 ",有人逃离 VC 卷入大厂战投部的怀抱,中台的 PR 们则不知是进是退,还是要假意躺平等待风暴停止。

一股脑的五味杂陈裹挟着昔日意气风发的 VC 从业者。

破立:折戟过往,再出发

" 但凡会点别的,我早就转行了呀。"

周瑞已经在 VC 摸爬滚打 6 年了,见证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时期的创业疯狂,那时候 VC 从来不缺项目可投,他们需要做的工作就像皇上遴选妃子一样,不急不缓的挑选投哪一个。

可是,到了 2019 年一切都变了,先是资本寒冬,机构面临募资难,大批量的小机构 " 死去 ",国家政策开始大肆支持信创、创新药等行业,周瑞开始辗转换公司寻找新的驻足之地。

" 行业变得太快了,一不留神你就要被时代抛弃了,想想我们互联网那一拨儿还挺好的,有商科背景进投资机构就可以了,看项目大家都是野蛮生长,项目模式是新的、看项目的维度也是新的,一切都是快速学习、接受变化的时期。" 周瑞回忆说。

" 但现在不一样了,互联网时代看项目的逻辑失灵了,我都感觉自己这么多年白混了,废柴了。" 正如周瑞所说,在信创(信息技术应用创新产业)、医药、大行其道的当下,VC 对于人才招聘的要求又提高了一个门槛。

对于这样的变化,包凡曾在《深网》采访中表示。" 创新点在过去 10 年主要是围绕移动互联网展开的,至少从 2010 年到 2020 年。但未来更多是技术创新来驱动。 "

产业的变化,同时带动了人才招聘需求的变化。"懂板块是基本要求,兼顾产业和行业投资项目经验最好,一线投资经理岗位人员最起码具备二选一的能力。" 盈科资本招聘相关负责人向钛媒体创投家表示。

投资硬科技的中科创星也说:" 博士是最低门槛儿,不然怎么看行业,现在看项目拼的是对产业、技术的了解程度、产业资源的覆盖能力,金融知识这些板块都可以补齐,产业知识可不是一天两天学来的。"

6 年从业,恰遇周期变革,周瑞留下的唯一方式就是深扎赛道补齐专业知识,去啃从未素未蒙面过的行业词汇,让它成为自己的肌肉记忆,成为投决会上披荆斩棘不被淘汰的筹码。

用他自己的话说:" 但凡上学的时候有这股精神头,清华北大都能考上了。"

30 有余,非初出茅庐,非中流砥柱,升职之后一眼望到头,过往战绩弃之可惜,想再战辉煌,想证明自己。

自救:幻梦消费,再现 " 元气 "

元气森林、完美日记、泡泡玛特、奈雪的茶,一个又一个快消品牌快速崛起的神话,让消费投资人甘之如饴的扑在前线寻找下一个 " 元气 "。

如今,风口急下,消费刹车。

专注于新消费的海豚社发起了一个投票,截至到 5 月初,一个项目都没有投的投资人占 36.2%,进账一个项目的投资人占 25.5%,两个项目占 14.9%,而这已经占了整体投票的 76.6%。

今年暂时还没投出一个项目的消费投资人王茹说:" 每天都很焦虑,就像一个机器人一样日复一日的在找项目、推项目,你们都在说消费大退潮,可是我们就是消费基金呀,还是要继续投,合伙人管你退不退潮呢,投项目,对 LP 交代,这就是投资机构的工作。"

是呀,有选择的人可以逃跑,没有选择的人只能留守耕耘,元气森林、喜茶、奈雪、完美日记之后的下一个消费 " 爆款 " 在哪里?王茹成了淘宝、抖音、快手各大电商平台的常客,向新锐品牌的主理人留言,向客服小二留言,询问除了正常客人以外的其他信息,例如品牌创立多久?生产周期多久?成本价如何?

用王茹自己的话来说:" 我不把自己当个精神病,客服小二都把我当精神病,还有人觉得我是一个骗子。" 同是看大消费赛道的柳研选择了此时备孕," 趁着现在可以看的项目不多,投的节奏也比较慢,年龄差不多也大了,除了工作之外也应该有属于生活的下一步计划。" 而王茹却在乐此不疲的寻找着下一个 " 爆款 "。

她的动力是什么?" 跟投权呀,我们每一个项目投资经理都要自己跟投 2 万起,我之前投了一个现在 10 倍收益了呢,不过要等到上市了才可以退出,有点久。"

各怀鬼胎,各怀梦想,曾走入投资围城的梦想是站在山顶见到百态人生、直达广阔世界,而如今世界已是另一番模样,围城里的人开始各自寻找生存下去的动力,或是学习新技能,或是沉溺于自己的快乐。

逃离:片刻安稳,卷入大厂战投部

如果 VC 是海上的一艘小船,那么大厂战投部则是像大游轮上的贵宾舱,安心跟着船走即可。

" 我不喜欢卷,我也不懈迈进国内那么卷的一级市场。" 在国外读完金融专业研究生后 Sherry 决定暂时先去大厂战投部,然后再看新加坡或香港投行的机会。

Sherry 出国之前在一家媒体做创投记者,可谓是用文字见证一级市场风起云涌的人,上阵一线采访过投资人朱啸虎、徐小平,采访过创业者易到周航、摩拜单车胡玮炜,这也激发了她对金融市场的热情,在资本寒冬来临之前她申请了去美国读金融专业。

华尔街实习的日子她体会到了国外投资机构的系统性、规范性、平等性,同时也体会到了生活与工作的平衡性。" 工作的时候我们可以直接称叫老板的名字,不需要叫总;下班或者周末时间,同事之间基本没有联系,大家不会谈及工作,而是专注过自己的下班时光。"

" 如果下班你依然找老板聊工作,老板不会觉得你勤奋,反而会觉得你工作时间没有做好工作,要开始考虑你是不是不适合这份工作了。" 这是 Sherry 最不喜欢 " 卷 " 的第一个原因了,因为在她看来人是需要 " 平衡 " 的,这样才可以更倾尽全力的再次投入工作。

"我不喜欢国内 VC 的野蛮生长,虽然现在投资节奏慢了,但是他们的内部依旧没有什么成熟的个人成长体系化、专业知识体系,对于一个新人而言,进去了就是做做 paperwork,跟着师傅谈项目打杂,个人成长、知识体系全靠自学、积极主动意识,而且新人是没人 Carry 的。

现在还有很多机构看项目领域是跟着政策风向变的,但是人的专业领域是有限的,不可能每一个领域都懂,于是一圈转下来,基本是蜻蜓点水,没有多大收获,我宁愿不要。" 这是 Sherry 不喜欢 " 卷 " 的第二个原因了,大厂战投部虽然 996,但是它的投资主线是围绕业务进展的,是有方向性的,让 Sherry 可以暂时看到希望。

Joy 则不同,他没有选择缓兵之计,而是毅然离开了 VC 圈,去读了 MBA。" 我当时去机构,是因为我爸和机构合伙人认识,想让我去学习学习,看看别人怎么创业的,我自己也不喜欢这个,干嘛还跟着别人一起卷呢?"

" 虽然我不喜欢吧,但是我也明白这个行业的规则,一般人想混 VC 有点难,VC 是靠资源的、项目资源、募资的资源,嘴上说着情怀,其实就是一个投入回报比的生意,要是没给 LP 兑现收益,你看看下一期基金还怎么玩。"Joy 漫不经心的说着。

" 能进机构的孩子,先不说他们是不是学商科的,但是 85% 都是留学背景出身的,家庭条件相对优越,也不缺钱。" 一位机构的合伙人向钛媒体表示。

云九资本的合伙人王京从自己碰到的一些年轻人身上发觉,这并不是一个适合年轻人过早进入的行业。在他眼里,投资圈是一个比娱乐圈更 " 浮华 " 的名利场。" 这是年轻人最怕的东西。"也正是这个行业的特殊性,年纪轻轻的他们却支配着千万甚至上亿的资金,年龄与经手的财富形成鲜明的反差。

躺平:当下,缓兵之计

" 如果被迫躺平算躺平,那么我肯定是占一个。" 在一家投资机构负责品牌的樊星说道。

VC 是一个集合高学历、高智商的精炼的群体,他们的构成极其简单可以粗略三部分,募资的、看项目的、做品牌的,其中募资 + 项目属于 VC 的核心部门,品牌则属于增值部门。

品牌部的重要程度取决于 VC 创始人的重视程度,品牌的调性也多取决于 VC 创始人的调性,比如,经纬的资本的创始人张颖是一位越野摩托爱好者,具有挑战、不设限的特性,而我们再去看经纬的品牌形象,内容多元,即像媒体又像机构,它没有把自己束缚在投资机构的定位上,而是一个多元的创业者陪伴角色。

比如,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高翔为人低调、专注、很少接受采访,延续到品牌调性上,其只专注于内部创业者社群榕汇和投项目两件事情,其他则心无旁骛。

"PR 在机构内部其实是一个很尴尬的岗位,老大支持,我们好推进工作,老大不支持,我们就是一个傀儡。"Amy 也表示身有同感。

二八效应在 VC 圈同样适用,20% 的投资机构笼络了 80% 的项目。" 抢项目,我们抢不过头部机构,所以只能保持目前的自己的机构,把节奏慢下来,现在项目的估值也很高,我们投资的也更保守了,来回约等于 PR 对外的事情少,我只能被迫躺平了。" 樊星说着她目前的处境。

" 如果都是躺平,那么我选择找个稳点的地方躺平 "Lynn 选择离开 VC 投向 CVC 的怀抱,在她看来,目前 CVC 明显比 VC 在投资市场更具备优势,且 CVC 对于品牌的意识相对薄弱,要求并不高,也就等于压力不大、领着高薪资干活、也比在 VC 一个办公室 10 几个人盯着,战战巍巍的好生存一些。

" 形势不好的时候,还有另外一个选择,生娃吧,或许娃生完,疫情过去,行业也好点了呢。" 此刻,肖琦已经在家开始了休产假。

灰犀牛、黑天鹅、疯狗浪一个接一个不确定性向我们涌来,在变化中停留,寻找稳定,假意躺平休息片刻无可厚非,可是,生活的风暴却未停止,身处暴风眼之中的我们百态众生。

大幕一旦拉开没有休止之时,VC 从业者们努力在其中扮演着自己的角色。(本文首发钛媒体 App,作者 | 郭虹妘)

(应受访者要求,文章周瑞、王茹、柳研、Joy、Sherry、Amy、Lynn、肖琦、樊星、均为化名)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posted @ posted @ 22-05-27 12:40  admin  阅读量:
900彩票平台,900彩票官网,900彩票网址,900彩票下载,900彩票app,900彩票开户,900彩票投注,900彩票购彩,900彩票注册,900彩票登录,900彩票邀请码,900彩票技巧,900彩票手机版,900彩票靠谱吗,900彩票走势图,900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900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